那些反复上相亲节目的人是因为和我一样找不到对象吗?

  •   在《中国式相亲》中,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她又在VCR里将自己的故事“复述”了一遍。这鸡汤都熬成浓汤宝了好吗?

      《窈窕蜀女》2012年7月27期,来自西安的24岁男嘉宾庞晓杰自称是位德籍职业赛车手,拥有上亿的资产,包括法拉利、兰博基尼和价值8000多万的限量版布加迪威龙跑车。

      马诺算是《非诚勿扰》的现象级人物,那句“宁坐宝马里哭,不坐自行车笑”,至今犀利。在发文整治综艺节目不良导向后,她被,从此淡出人们的视线月,她在工体举行首张EP《热夜》发片仪式,以歌手身份回归。还在电影《春娇与志明》中客串了一个雀斑假脸妹。2014年,有报道称马诺与一个老外在武汉举办了婚礼,被人吐槽说像蔡明。

      他们不断参加相亲节目,牵手还领个几日游啥的。可过一段时间之后,站在台上等爱的还是他。

      如果这些老油条们都是追爱的,那么他们真的太惨了。如果他们另有所图,那么能否得偿所愿?

      接下来的剧情更加狗血:女嘉宾来橙,居然是为了男嘉宾宋海波专门来参加节目的。

      看得单纯些,他们算是爱情里的失意人。说得直白点,他们就是综艺节目的老油条。每当老妈对着他们真情实感,我就要为中老年人的记忆力感到深深的忧虑这不就是咱们上次一起看得那个谁吗!

      当我们在看相亲节目的时候,除了因爱被困的青年男女,还有更多努力搏出位的创业者和N线小艺人。伴随着背后复杂的利益链,以及节目的包装,营造出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万花筒。

      当我们在看相亲节目的时候,除了因爱被困的青年男女,还有更多努力搏出位的创业者和N线小艺人。

      所以当初是领完证,才发现人生挚爱不是枕边人吗?然而故事的发展就是这么一波三折:宋海波最终还是没有选择来橙,而是和三号牵手走人。

      《中国式相亲》第二期第三个男嘉宾宋海波,2014年上过《百里挑一》,被心动女生了。他并不气馁,又作为2号男嘉宾上《谁能百里挑一》。

      节目中,他为一个叫来橙的女生翻了牌子。但当时来橙牵手1号男嘉宾,并且结婚。带着结婚证返场,证明节目的成功。

      但是他的破绽显然太多:在德生活12年却不会一句德语,自称保时捷卡雷拉杯职业车手在网上却查不到任何资料,自称德籍华人却持有中国身份证。现场的嘉宾没有被他的所,经过无数次的之后,男嘉宾庞晓杰愤然离场。

      比如某个企业老板会找到一家模特公司,让该公司的模特以企业员工的身份出现在节目里,播放短片的时候,就可以借机为自己的产品做广告了。

      《中国式相亲》第二期的第一个男嘉宾李博涵,在2015年10月30期的《非常完美》中,与嘉宾石丽娜成功牵手。如今又来参加新节目,可见上一段恋情并没有走到最后。

      气人,那就别想息事宁人。经过硬糖君一番键盘侦探,发现有些老油条,不止相亲节目上了N个,连学历都是上一个节目换一个。如果都是真的,读下来应该有个姜太公的年纪了!更的是,有些学习的经历时间冲突,敢情还练了分身术?

      因参加《百里挑一》而风光无限的祁汉。通过节目拥有了自己的后援会,并借此举办自己的歌友会。2012年,参加《声动亚洲》,获得中国区32强。2013年,参加《快乐男声》,获全国66强。在推出单曲的同时,目前也参演了一些电影。很明显,相亲是其成名的最佳跳板。

      这样的嘉宾一般都不会很快牵手成功,会连着很多期,通过重复地播放VCR、介绍职业背景等,观众想不记住这个品牌都难。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相同。但如果经常看相亲节目,不难发现有这么一群“值得同情”的熟面孔存在:

      《围城》中方鸿渐,搞了一张子虚乌有的克莱登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回国任教于三闾大学外语系时,居然碰到一位“校友”、系主任韩学愈,公开说“克莱登大学是一所国际著名大学”。

      你以为他要谈恋爱,其实他是来谈生意。你以为她要找对象,谁知她想炒专辑。现代社会,饥饿永远是主题,而爱情只是个道具。

      第一期《中国式相亲》的林嘉莉,在2015年9月20期的《我是家》中的题目是《做自己的女王》。主要讲自己如何摆脱寄生富太太的生活,以一个单亲妈妈的身份创业,,十分励志。

      《中国式相亲》第一期,挂在女嘉宾谷玮嘴边的最多的不是“择偶标准”,而是她的公司。她甚至在被反问:送过什么“珍贵”礼物给父母的时候,掰着指头告诉观众是一块价值十万的手表。

      当时在资料显示其毕业学校是伦敦大学。而在《中国式相亲》里,老母鸡变鸭,一眨眼成了布鲁内尔大学。

      买椟还珠,上相亲节目其实却不是为了相亲。想要借助节目的率而达到其他目的的惯犯实在不胜枚举:

      相亲节目,原本是为了解决“剩男剩女”婚恋问题而产生的节目,然而硬糖君发现:现在的相亲节目可以解决几乎所有问题,除了婚恋。

      我们都是方鸿渐,多少兄弟把174的身高报成过175?而严格意义上身高160的女生,在相亲市场上很可能并不存在。相亲节目的乱象,也是现实相亲的缩影。我们能原谅那“一厘米”的心,却实在难以谅解如多变的。

      具体这个嘉宾要多长时间的节目、什么时候被牵走,就得视合约而定了。

      硬糖君此前写过的奇葩节目《中国式相亲》,第一期第三位女嘉宾谷玮,此前参加过2014年10月25期的《非诚勿扰》。

      在这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年代,众多相亲节目的创业者开发出了一条新子:为了公司去相亲。

      经常看相亲节目,硬糖君会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自卑感:男的事业有成颜不赖,女的色艺双绝品味高。就像开心麻花的小品金句:找了个女朋友,年轻漂亮还有钱,你说气人不?

      这不禁叫人想起电影《》中的一幕:迪卡普里奥饰演的骗子是个把妹高手,他对着准岳父侃侃而谈,结果发现和岳父是伯克利校友(但是迪卡普里奥根本没读过那所大学)。

      古时候讲究个门当户对,这些创业者应该是想一箭双雕:未来的另一半,既是生意伙伴,又可作伴。

      一张文凭,仿佛有亚当、夏娃下身那片树叶的功用,可以遮羞包丑。小小一方纸能把一个人的空疏、寡陋、愚笨都起来。没有文凭,上赤条条的,有裸奔之嫌。

      这些都不重要,厉害的是:宋海波和自称“已经离婚”的来橙,又在《中国式相亲》中相遇了!

      岳父问他某只校园名狗的名字,试问他该如何蒙混过关呢?他愣了一秒钟,表情沉痛地说狗已经去世。

      如果谷玮学历的扑朔迷离还可以暂时存疑,那么四川卫视的相亲节目《窈窕蜀女》的“屌丝现形记”,就真是贻笑大方。

      今天在A台的婚恋节目上演苦情戏,明天就在B台的相亲节目中推销自己。各大卫视同类节目跟风泛滥,也造就了一批相亲专业户和选秀专业户,在名利的舞台上,穷形尽相的表演。